感受马克笔

我爱博士博士爱我

今天吸屁股,有一局陷入了混乱
#我是谁,我在哪,我在干什么#
于是我闭上眼给大家来了个SPA
旋转,跳跃,我闭着眼~

手机像素太感人【邓摇.jpg

这玩意儿有毒,我中毒了!

柱间:今天吃流水素面吧!

扉间:唔,好啊。

******做好之后

柱间:……!

柱间:啊……扉间你先吃吧,我有点事。

……

脑洞。……啊好像是歪的。

最近一直在B站,直到……

一直在翻鬼畜,然后刷出了这个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728940/

似乎是声优自黑23333从此斑爷成为了灵魂乐手(X

一天泉奈子去他哥家找(po)他(huai)哥(er ren)哥(shi)玩(jie)。
泉奈子:“这寿司真好吃!”
又吃了几块。
泉奈子:“简直不能再好吃!”
斑:“好吃就多吃点。”
正吃着抬头看见柱间从厨房端出一盘寿司来。
柱间:(笑)
泉奈子:……
接下来几天泉奈子都没什么胃口了。

书生与狐狸精(不

斑是只在外行走的狐狸精,一天他碰上了一个教授。
教授(拍):“先生?你还好吗?是不是呛着了?”
斑:“咳咳…”(内心:这个人类怎么还不住手!再拍下去尾巴都要露出来了!)
教授(拍拍拍):“你还好吗?”
斑:“唔嗯…”(内心:…糟糕!)
斑被拍出了狐狸尾巴。
斑:∑( 。`д´。)ノ!!!

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开脑洞

近年来甜咸战争愈演愈烈。
甜咸两党互将对方指为异端,誓要将对方打压到底。
而柱间是个异端。
无论是对甜党还是对咸党来说,柱间都是无可置疑的,异端中的异端。这使柱间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——或者说使他的生活更加水深火热了。
因为他的爱人和兄弟,分别是甜党和咸党的首领。
柱间:qaq

某茶馆。
角落的路人们正在聊天。
“这战争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。”
“真是越来越乱了。”
“听说前阵子出了两个新党?”
“是辣党和酸党吧。”
“别提了,刚出来不久就陷入内乱,整天吵着究竟是甜辣还是咸辣,酸甜还是酸咸。”
“这和甜咸党有什么区别。”
“我能说我喜欢酸辣吗?”
“去去去。”...

人鬼情未了(雾

柱间最近搬了新家。

附近据说原来是一处遗址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给建成了住宅区,就是总是阴森森的,给人不好的联想,所以这边人也比较少。

柱间新家的对面是一座相当气派的大宅子。

“所以为什么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会有这种这么大的房子啊。”柱间在搬行李时想。

“要拜访新邻居了…”柱间拿着礼物站在门外,自言自语道,“也不知道有没有人。”他又看了看大门,说道:“这是什么?扇子还是乒乓球拍?”

柱间深吸了一口气,敲了敲门,喊到:“有人…诶?”

门没有锁,被柱间敲开了点。

“打扰了。”这么说着,柱间走了进去。

这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。

“?”柱间打量了一下周围。

只见庭院杂草丛生,脚下的石子...

从前有只牛妖叫千手柱间,他每天在山脚下吃草。山上有只虎妖,每天在山顶吸食日月光华。虎妖每天用扇子把牛妖打得哞哞叫,那只牛妖就被小妖精们称为牛魔(哞!)王,虎妖称为铁扇公主。后来牛魔王和铁扇公主成亲了,但每天依旧被打得哞哞叫。 
 
牛魔王有只狐妖弟弟,但是他夫人不知道,被误以为在跟狐狸精私会,当晚铁扇夫人主动得不得了,(被干得)哭着喊家里的母老虎没外边的狐狸精有滋味是吧第二天就闹离婚。背后最初就不同意这门婚事的小姨子鼓动得厉害。离了婚(趁人没注意跑了)发现肚子里有了牛崽子生下来取名红孩儿,是只兔子(。后来被出来找老婆的牛魔王找着了。 
 
老牛心里那滋味一言难尽...

1 / 3

© 这酷炫的画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